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 Chromefirefox

最新消息

戰飛揚律師 企業家當“慎戰”

2017-09-08

 

 

黃光裕曾被認為是中國當代最成功的零售企業家之一,蟬聯兩屆中國首富。他在資本市場上所表現的出奇制勝、翻雲覆雨的功力,國內幾無出其右者。然而正當眾人把豔羨的眼光投向他時,他卻親手擊碎了自己創造的“神話”——他面臨著內幕交易罪、非法經營罪、單位行賄罪等三項罪名的指控。

無風不起塵埃,無禍不起事端。操縱中關村股價成為黃光裕倒下的導火索。

1999年6月2日成立的中關村,曾是北京主打科技的上市公司。2000年因CDMA網路投資陷入31.2億元貸款擔保。2006年4月4日,黃光裕旗下的北京鵬泰投資有限公司受讓中關村29.58%的股份,每股作價0.78元,比2005年每股淨資產0.74元略有溢價。

從黃光裕入股中關村起,該股票股價從最初的2.50元左右,到2007年9月28日,股價大漲至14.76元,之後長時間停牌。在複牌前一天,中關村公佈了地產注資計畫——以每股14.67元向鵬泰投資及一致行動人非公開發行12.27億股(總計180億元),用於收購鵬潤地產。2008年5月8日複牌後,中關村股價最高達到17.80元,較之最初,漲幅六倍。

據起訴書透露,黃光裕在此過程中分兩階段進行內幕交易。

                                                                         
第一次是2007年 4月27日至6月27日間,黃光裕作為中關村實際控制人、董事,在擬將中關村與鵬泰投資進行資產置換事項中,決定並指令他人使用其實際控制交易的龍燕、王振樹等六人的股票帳戶,累計購入中關村股票976萬餘股,成交額9310萬餘元。至6月28日公告上述事宜時,六個股票帳戶的帳面收益額為人民幣384萬餘元。

                                                                         
第二次是2007年8月13日至9月28日間,在擬以中關村收購鵬潤地產全部股權進行重組事項中,黃光裕決定並指令杜鵑利用其實際控制的曹楚娟、林家鋒等79人的股票帳戶,累計購入“中關村”股票1.04億餘股,成交額共計人民幣13.22億餘元。至2008年5月7日公告日時,79個股票帳戶的帳面收益額為人民幣3.06億餘元。

 

利用掌握的內幕消息,集合大額資金炒作拉高後退出,這種操作手法在業內並不罕見,也算不上什麼高明的手段。而且黃光裕在操縱中關村股票時不但沒有獲利,反而賠了錢。在中關村股票停牌的6個多月裡,A股從6124點暴跌至3700點,他手裡14元的平均成本後來跌至兩元多,此前不停割肉也並未減少損失。

頻繁的操作以及中關村股票的異常引起了監管層的注意。2008年4月,證監會對中關村股票異常交易立案調查。證監會發現多個操作中關村股票的可疑帳戶,這些散戶資金量巨大,在同一時點大進大出,帳戶都是短時間內借用身份證開立的,而資金來源竟與香港地下錢莊有關。經過進一步調查,通過香港賭業大佬洗錢以及他背後的“貪腐黑社會”逐漸大白於天下。

操縱中關村股價直接導致了黃光裕功敗垂成,但黃光裕接手中關村的初衷卻並非如此,而是基於一個宏偉的設想。產業“互動、互補、互助”一直是黃光裕“相融共生”經營理念的核心,而地產加零售這對“黃金組合”正是這一理念的集中體現。黃光裕在打造國內家電零售龍頭老大地位的同時,他也在著手展開房地產業務的大手筆。2006年,黃光裕籌畫對旗下鵬潤地產推向資本市場,立志借助資本市場在房地產業有所作為。

這次,黃光裕選擇了中關村。2006年7月27日,黃光裕旗下鵬泰投資斥資2.36億元成為中關村的第一大股東,持股29.58%。從這時起,黃光裕開始打造地產帝國的夢想。只是,讓黃光裕始料未及的是,這條重組之路竟是如此漫長。據公開資料顯示,中關村及控股子公司對外擔保總額為50億左右,60%以上是對廣東CDMA項目提供的擔保;同時,中關村旗下的中關村證券因為違規經營導致巨虧,中關村2005年不得不全額計提了投資減值準備,虧損達5億元。2008年5月,中關村發佈公告宣佈通過非公開發行股份方式將鵬潤地產180億元地產資產注入上市公司。然而,時隔三個月之後,中關村發佈公告,決定放棄地產資產的注入。至此,“地產借殼夢”破滅,黃光裕騎虎難下。在這種背景之下,施展資本運作的天賦操縱股價成為了黃光裕不二之選,黃光裕也因此一步步滑向深淵。

 

孫子兵法開篇就說:“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認為戰爭關係軍民生死和國家存亡,不能不慎;戰爭“興師十萬”,“日費千金”,“不得操事者,七十萬家”,從經濟上看也不能不慎;“戰勝攻取,而不修其功者,凶”,打了勝仗,而不能鞏固勝利果實,也是很危險的,即從軍事上看同樣不能不慎。“故不盡知用兵之害者,則不能盡知用兵之利也”。這就是孫子的“慎戰”思想。

著名企業家落馬的悲劇頻頻上演,並且還在繼續上演著。這種現象不能簡單地歸因於企業家法律知識的缺乏或者法律意識的淡薄,因為企業身邊絕對不缺乏法律高參。根本的原因在於企業家身上風險意識的短板。一名優秀的企業家不僅需要高智商、高情商,還需要高險商。“智者之慮,必雜於利害”。高明的企業家在作決策時,不僅 “知用兵之利”,還知“知用兵之害”,正反兩方面反復權衡,方能做出科學的決策。反之,企業家之敗往往也敗在險商不足,僅看到高利潤,忽視了高風險。要麼對後果的嚴重性估計不足,要麼心存僥倖,要麼把自己的命運寄託在所謂的“政府背景”上邊。事發之時,才追悔莫及。

黃光裕曾經說過:“我做事的習慣,方向一旦明確,應該有三分把握,我就敢去做。而且我是要求速度的,儘快實施,我不會說花三個月來謀劃,把這個規劃書標點符號我都給它改清楚了,然後再去做這件事情,我不會。我是邊實施邊做邊修正,(中途放棄的事)不能說一點沒有,但是在重要事情上要讓我放棄可以說是非常難。”有三分把握,就敢去做。這句話聽起來豪氣干雲,也頗有典型的潮汕商人的氣概。但這也或許正是造成黃光裕悲劇下場的原因所在。不深入評估,便貿然涉足中關村,以致陷入泥潭,騎虎難下;而在這種情勢之下,讓他放棄“可以說是非常之難”,於是他就利用內幕消息、地下錢莊和“貪腐聯盟”炒作股票,更是錯上加錯,不能自拔。企業家有膽有識固然可貴,但是踩著政策和法律的邊緣邁步前行畢竟是相當危險的。有三分把握就去做,他的底氣或許來自其強大的“貪腐聯盟”,他認為只要有了這些保護傘,既使遇到風險他也可以逢凶化吉。但他沒有想到,當東窗事發之時,這些看似牢不可破的保護傘一根一根都被連根拔起。

企業家做決策就如同發動戰爭一樣,一招一式都關係著企業的生死存亡。企業家做決策時也必須“慎戰”,三思而後行。

“永遠戰戰兢兢,永遠如履薄冰!”——深諳孫子兵法的張瑞敏,或許正是受了“慎戰”思想的啟發方才發此感言。